如果回忆随浪潮涌来
2020-12-21 来源:青春在线 作者:董菲 责编:刘畅 浏览:10

  我逐渐意识到夏日的离去,太阳直射点一路南行,很快就要穿过赤道。我一路向北,和太阳直射点背道而驰,越行越远。我突然羡慕你的安于现状,不必远行,孤身奋战,也很好。我总是会想起好久以前,你和我坐在书桌前,同吃一杯冰激凌。你和我说,你一点也不喜欢冰激凌,因为你永远赶不上它融化的速度,使你想起无法去拥抱的人和物,多么悲伤。

  凌晨三点的风在我的左耳边呼啸而过,把你的话语和气息带到我的身旁。可我多么想告诉你,纵然你害怕所有的失去,害怕一切的变质与融化,但你依旧不能拒绝所有的光鲜和美好。就像你明知道会受伤,还是要伸手去拥抱。因为伸手本身就是一种美好。

  于是在那天晚上我和你说,我想和你在星星下跳舞,直到天边都亮起来。我们放肆大笑,故意等待冰激凌融化,咀嚼时光,消化掉一大半的过往。那些和我们渐行渐远,无法再回首的斑斓时光,在记忆里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宣布一个时代的结束。  

  我们在书桌前坐到天亮,却忘了认真的看一场日出。大概是人的感觉赶不上太多细微渐进的变化,在那个逐渐变亮的天空之下,我们木讷得像一个婴孩。我和你说过,我只想和我最最最喜欢的人儿看日出日落。

  你对我说,来日方长。

  在某一个短暂的突如其来的黑暗里,我突然看见一个你,眉宇间有九月的阳光。我翻到了一张日历卡,里面只有几个月份。应该是我十九岁生日那年,沐禾从便利店买来送给我的。便利店在半年前倒闭,搬离那天我恰好看到老板憔悴的面容。我突然多么强烈的感觉,这个世界弱肉强食,像大浪淘沙一般淘去一批又一批沉默在时光洪流的美好。物质很快就要把我们淹没,也许就在明天天亮之前。

  每天晚上放学我都会穿过一操场,聆听着大大小小的车在路面疾驰而过,卷起尘土飞扬。我经常刻意放缓下通往宿舍楼梯的步伐想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我的书包里藏了太多的练习题和太多无形的怅然,我站在十九岁的开始,被自己这种莫名的悲凉感难过的要哭。

  太多的人跟我讲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太多人告诉我要快乐。但我梦见自己在考试的次数越来越多,梦见自己一个字都写不出来的次数更多。我在梦里急的满头大汗,给所有的场景加了虚化。

  我们活在一个足够和平的年代,新闻联播里的战乱永远和我们无关,我们被赋予最好的物质,却丢失了最简单的快乐。教室里每一次高三高考动员讲话,阵势浩大,让我不由地想起大跃进,那时候也是口号喊得响亮。

  在每个沐禾位置空着的早晨,我都特别想她。她的课桌里堆满试卷和纸条都还留着,积满了厚厚的灰,我固执地不想帮她去擦,想要留住最初的模样。 

  我羡慕这样的女孩,充满个性,心比天大,永远活在白昼里,不必许愿也能一生平安喜乐。

  在后来和沐禾相处的时间里,我的这种感觉愈发强烈,我身边的这个女孩,和我们每一个人都不一样。足够赤诚,没有被世俗化。像是在时光里遗留下的贝壳,没有经过海浪的冲刷,依旧棱角分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