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春节
2020-07-25 来源: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学院 作者:徐月龙 责编:王迎辉 浏览:10

去年的冬天,我正紧张地准备着期末的考试,一想起马上就可以回家了,就有一些小激动。看着离期末考试的日子越来越近,新闻里出了一些小动静,“近日武汉发生多起不明肺炎,可防可控,请不要担心”。

考试的那几天,天气很好,万里清空,也很忙碌。考完试之后,学校下起了雪,很大,积雪好厚,大家都在兴致昂昂的堆雪人、打雪仗,没有注意到新闻里说的“近日武汉又有多起不明肺炎发生,请市民们谨慎出行”。

考试结束,我们匆匆忙忙的收拾行李,拎着大包小包,欢声笑语的,与同伴一起,离开学校,把空荡荡的宿舍、教室、学校抛在身后,奔向家的怀抱。

寒假在家的开头几天,我好好休息了几天。在这之后,我就又开始了我的学习生活。新闻里关于武汉的消息倒来倒去一直就那么几条,“近日我市又发现几起不明肺炎案例,请广大市民多加注意,尽量减少出行,出行时请戴口罩。”、“请市民们不要慌张,虽然我市的不明肺炎还没有查清,但根据现有情况分析,此肺炎可防可控,请市民们放心。”、“目前我市医疗资源充足,完全能应对此次的不明肺炎。请市民们放心。”

在家里的日子是很快的,转眼就快过年了。在过小年的时候我们家是要“祭灶神”的,意思是把厨房打扫干净,把去年的旧灶门头子换成新的,做好祭台,摆上糖果、面食、鱼肉、鸡肉等等等等,还要烧香、点烛,向灶老爷磕头,以期灶老爷可以在上天报告公事的时候,多说几句好话。宋朝的诗人范成大有首诗《祭灶词》,里面有几句是这么说的 “猪头烂熟双鱼鲜,豆沙甘松粉饵圆。男儿酌献女儿避,酹酒烧钱灶君喜。婢子争斗君莫闻,猫犬触秽君莫嗔。送君醉饱登天门,勺长勺短勿复云,乞取利市归来分。”大概我家里还有几分宋朝时南方苏州人家的风俗吧。

二十号的时候,钟南山说,这个新冠病毒,“现在可以说,肯定的,有人传人现象。”、“除非极为重要的事情,一般不要去武汉。”我在看到了这个新闻之后,又想着之前看到的新闻“此次新冠疫情比当年非典要弱”,就想着,“这大概是重度的普通感冒吧”香港大学的遗传分析说,这个病毒的动物起源仍然待定,我想,大概就是蝙蝠了吧。

二十九号的时候,按照老家里的习俗,要去山里给逝去的先人们上坟,告诉先人们今年家里都发生了什么事情,期盼来年祖先能够保佑家里所有人们和和平平的,身体健康。还要亲戚邻居间相互拜访,这叫“别年”。

农历的腊月二十九,也就是阳历的一月二十三号,武汉,封城了。

“武汉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1号通告,10时起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

“乙亥末,庚子初,大疫,万人染疾,众惶恐,家家闭户。为国,封一城,时有医甲钟南山,率十万白袍医客,携雷火二神兽,赴楚御敌,守城大将吹哨人李文亮御敌殉国,众医者,死战不退。疫疾行,旬月已过数省,举国之力挽。青丝白发身先士卒,布衣商客争先解囊,医政兵者扛鼎逆行。期大疫得治,华灯初上,人声鼎沸,国泰民安。 望后世记:疫症当前,能者皆竭力之,月余,疫尽去,举国同庆。”

这是我在网络上看到的话,这段古文堪堪两百字,用了夸张式的手法,渲染了我们的医生、社区工作者等等各行各业人的奉献,体现了国家的制度优势,集中力量办大事,唯有如此,中国才能在如此迅速的时间里控制并且解除了新冠疫情,放眼全球,唯中国能做到。另外,这段古文写的很有诗经的那种悲切凄凉之感,头一次读来令人唏嘘不已。

我和爸爸妈妈在家里吃着年夜饭,看着春节联欢晚会。但是我又想起了在武汉的市民、医护人员、志愿者们,想起了就连医院过道都挤满了患者的场景。在这个全国都阖家欢喜的时刻,唯独武汉这座城市,医护人员冲锋在第一线,被感染的同胞们在痛苦着,人们把自己锁在家里,晚上八九点的街道冷冷清清,时不时飘来的声音游荡在钢筋高楼之间。

除夕过后便是正月初一。按理来说,每年的正月初一正是相互串门,互相拜年的时候,但是今年的情形不一样了,因为钟南山说这个新冠病毒可以人传人,所以政府让人们都待在家里,除极特别情况,不准外出,连买菜都是在自家小区的超市里买的,因为集市、大型超市全部都被停了,所以今年的庙会、拜年,都停了。

正月初一党中央也开了会,决定向湖北等疫情严重的地区派出指导组,推动有关地方全面加强防疫一线的工作。

在往后的日子里,我们一家蹲了一个春节,平日里不是看手机就是打牌、闲聊。并且时时关注着新闻里疫情的动态,诸如武汉红十字会有多么不靠谱,韩红又是多么热心的支持公益事业。即使时到今日,我依然能记起深夜在武汉高架桥上狂奔的那头野猪。

今年的春节是我经历过的最不同的春节,它是封闭的、是不安的、人心惶惶的,从个人角度来讲,这也算是一次宝贵的经历,但是对于那些在新冠疫情中丧失亲人的家庭来说,这个春节,是他们最不愿提起的。

那个怕感染给家人而给自己挖好坟上吊的人。

那个无处就医又怕传染妻小在桥上哭了很久而后一跃而下自我了断的人。

那个九十岁高龄在医院守了五天五夜只为了给六十岁的儿子拍到一张病床的人。

那个在求医院床位的微博下评论:“我家人刚刚过世了,空出了一个床位,希望能帮到你”的人。

那个爸爸妈妈爷爷奶奶都过世了自己孤身一人去民政局的人。

那个守着爷爷的尸体过了五天,还给爷爷盖上被子的孩子。

那个重症被治愈后回家发现家人都去世了,在楼顶上吊自杀的人。

“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

这次的疫情,借助我们的文化传统、乡土风俗,表现出来了很多社会上的问题,同时,由于这次的疫情,我们的文化传统、乡土风俗也被改变了,人们变得更加善于探究事情的本质,整个文化里那股认真劲更旺盛了,风俗里的一些不符合现代生活模式的被代替了。

历史的脚步从未停下,一直在匆匆向前奔去,希望能够借着这次疫情,能够发掘出更多的在社会体制、文化传统、乡土风俗上的弊端、缺点,而后改正过来,向着我们心目中的那个国家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