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煜:不驰于空想,不鹜于虚声

2018-11-28 12:37:00来源:青春在线作者:程菲 贾文璐 刘晓慧 林钟灵浏览:

  藏蓝的天空,冰冷的空气,还有下午四点就开始涌上来的暗沉沉的暮色,五六节上完课匆忙赶来二教的郑煜,熟练地打开法学院学生会办公室的门,摆好三把椅子。尽可能地给别人提供便利,这是郑煜给者的第一感觉。

“我会把自己扔到书里”

    “事了拂身去,深藏身与名”,这是郑煜最喜欢的一句古诗笔词,可是面对荣誉与掌声的包围,郑煜忙摆手说自己还无法完全做到,还是会浮躁,会飘飘然,而他的解决方法是“把自己扔到书里”。

      “你读过的每一本书都不会亏待你。”在担任法学院2018年上半年“学风建设月”主策划期间,郑煜每天泡在图书馆写策划,累了没灵感了就随时看书。前期同学们积极性并不高,这令郑煜很苦恼,各方的压力使他在图书馆越熬越晚,即使回宿舍满脑子也都是策划案,而看书,是他缓解压力最好的办法。“后来我就想,为什么不能从书出发呢?”将近一个星期的筹划,郑煜发起17级“好书分享会”,通过每个宿舍推荐一本书的形式促进同学们之间的思想交流。后期,“好书分享会”与“学习经验交流会”成为法学院经常谈起的话题,同学们的积极参与让郑煜尝到收获的喜悦。累、操心多,可是18级的“好书分享会”已经在路上。郑煜说,在上一次经验的基础上,他想把这次反响很好的活动继续开展下去。

走出去才能看见广阔天地

       2018年暑假,郑煜、孔维龙、范现政作为团队中仅有的17级学生,跟随部分16级学生来到习近平主席当年做知青插队下乡的陕西省梁家河村进行社会实践活动。这次名叫“沐梁知青”的社会实践历时十多天,郑煜出了他最远的一次远门。
       由于暴雨天气导致的道路塌方,他们在去延安的绿皮火车上待了13个小时,突如其来的变故使他们手机、电脑的电量所剩无几,正当他们无聊地不知道如何打发时间时,却在火车上幸运地遇到已经退休的延安市前文化局局长。“那种老革命家、老党员的精神风貌对我很有感召力,满腔的热情在去延安的路上已经迸发。”文化古迹、历史人文,他的侃侃而谈让郑煜脑子里的那个呆板的延安活了起来。 

         行程中的奇遇远未结束,张祥云校长、团委高书记一行人不远千里来到实践地对他们进行慰问指导。相对于淄博来说,延安的白天没有那么炙热。文安驿古镇的那个下午,郑煜和其他成员流利地介绍着窑洞、知青墙、古城门、梁家河村等,没有出现一点误差。而前一天晚上郑煜为熟悉路线、准备材料一直熬到凌晨。
       在走访中,有些人受文化水平限制不能独立完成调查问卷,“他会坐到那些老人面前,一个字一个字的讲,不管能不能得到有价值的信息,他都会极其耐心。”在孔维龙眼里,耐心与谦卑是郑煜一贯坚持的东西。

“第一次看到脑子里就四个字,端庄肃穆”。

    相比于第一次踏进模拟法庭时的激动,如今真正走近法院的郑煜反而平静了。 

       张店区人民法院执行局一张堆满卷宗的办公桌,是郑煜实习十四天、一天工作六小时的地方。繁琐复杂是法院实习的代名词,将乱序的卷宗按顺序排好,缺的立刻补上,当初去的好奇被消磨殆尽时,这份工作只剩下枯燥与每天的重复。郑煜说,一天十几分卷宗,每天下午常常会坐不住,最初是靠好奇,最后是靠热情,中间那段日子就是坚持。“整理卷宗时我时常想到在模拟法庭里模拟选举、打辩论赛的场景,会感觉有些不可思议。”不是他想象中的那样恢宏,法院在普通中透着严肃与庄重,可就在这个办公室里,他完成了从法律学习者到法律工作者身份的转变。
      法学院学生会办公室靠窗处有一张桌子,上面摆满书籍和作业,这是他一天实习工作结束后常在的地方。晚上回到学校除了上选修课,他就坐在这补白天落下的课程。两个地方,两张桌子,同样伏案的姿势,同样忙碌的身影。
      郑煜很喜欢耶鲁大学法学院院长的一句话:在法律中,正如在生活中,有英雄也有恶棍,有先知也有白痴。“而我们总要尽可能地去做英雄和先知。”

责编:李玉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