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房

2019-04-09 14:59:09来源:资源与环境工程学院作者:张绪贞浏览:

病房里是没有春天的,
除了等待时仍旧保持清醒。
睡在一句诗里,
和睡在灵柩里,
体温是一样的。
窗外是流荡的风,
而心里有把椅子着了火,
就这样,
凝视着滚滚的塞上青烟,
飘进灵魂的深渊。
直到一辈子过去,
身体上长满蝴蝶的茧,
像是陈旧多年的风筝,
渴望蓝天。
有那么一朵云可以不计前嫌,
用雨当做夜里的泪。
我醒来,
反复挑拣轻潮的,优美的枕痕,
选出最符合悲伤的自己。

责编:李媛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