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坏的雪再一次拾起,滚落

2019-03-31 15:51:37来源:资源与环境工程学院作者:张绪贞浏览:

抽刀断水的艺术,应该是黄昏,也是夜幕。
许多的月色在我的门口等待我出门,
整装待发的除了雨伞还有一双鞋。
我走在晴朗的土地上,
星星是那么纯粹。
心是那么纯粹。
不远,就可以走到湖边,我看着波光密影的水面上,
最低的蜻蜓。
小小的翅膀透明得近乎奄奄一息。
回想起,我写了一年的诗,也没有明白自己的眼泪,
究竟有什么目的,要占据我的生命。
我以为,我的出生是为了死亡,
睁眼的那一刻必然是为了合眼而预备。
但是为何又有千山万水阻拦我的前进,
此刻,我的悲伤像一株野草,
在我的梦里摇曳,
在我的血中漂向秋天。
我徒步,脚踝淤青,
像崩坏的雪从山上滚落。


 

责编:李媛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