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水:东风解冻,散而为雨

2019-03-11 17:04:54来源:青春在线作者:姜小凤浏览:

  “正月中,天一生水。春始属木,然生木者必水也,故立春后继之雨水。且东风既解冻,则散而为雨矣。”
  
  东风解冻,散而为雨,万物始发,雪渐少,雨渐多,在这个节气里春的乐章渐渐变得悦耳,雨水滴答,鱼跃浅滩,草儿破土,雨水,细听,是万物灵动的美妙。

  “一夜返青千里麦,万山润遍动无声。”

  春意萌发,万物苏醒,雨水悄然而来,润物无声。一直觉得春天应该是位母亲,而雨水是她的乳汁,大地生灵都是春天的孩子,雨水毫不吝啬,每一滴飘下都是一个响亮的吻。被雨水吻过的世界,连空气也变得温柔、润和,清晨微光透过窗帘,带着温和的挑逗,窗台上,碧绿的宝石花伸过懒腰,枝叶舒展,饱满的叶片上蜷这几颗晶莹的水滴,透过疏密的竹林,似已能窥看到初升娇柔的太阳。

 



 

  春雨纷纷,却不似秋雨,秋季雨水勤,飘飘洒洒的,净连阴天,下的人浑身又湿又涩,而雨水节气里却并不多雨,有雨也是一场暖过一场。又常说春雨贵如油,然雨水节气一到,农家心里便有了底,扛起年假休息中的锄头,再蹬上高筒靴,就往方田去,犁地、围田、注水,一样样安排妥帖,若有雨来,披上雨衣,扣上箬笠,吧嗒、吧嗒,雨滴打在箬笠上,再滚落到帽檐,拼命扒住,直至力气不支,重重滚落,坠入水田,翻起小水涡,此时抬眼一望,方方水田,圈圈涟漪,重重叠叠,消散又复现。水汽氤氲,白雾蒙蒙,青山黛黛,雁成一字,闻讯北归,濑傍水而居,始祭鱼而食。万物初象,情趣所在,可堪说?  

  “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
  
  听雨是件有趣的事,无缘无故,我却素爱雨,睡时听雨,醒时踏雨,一曲催眠,一曲安神。春节热闹,却也最是喧嚣,人多,难免话杂。赶着春节尾声来的雨水却很贴心,喜气还在,也不用费心去迎接她,白天里下,或许可为你推却厌倦的酒席,夜里头下,为你隔去喧闹,只剩下平缓的雨声,轻护你入睡。

  听闻旧俗,雨水节气应回娘屋,送红绸缎,做红烧肉,而我也跟着母亲去了外婆家,母亲却并没有送红绸缎,也未做红烧肉,只做了红枣莲子汤,说暖暖身子,又叮嘱许多,概是讲这节气阴湿,最易生病,须小心注意着。而外婆却很是安然,靠着墙根晒着太阳,逗逗猫狗,又打趣路过的小娃娃,原是身老,心却年轻。仲春之月,始雨水,桃始华。远处河岸,桃花夭,李花芳,外婆只怕是想随着我们去踏青了吧。
  
  想来,学校花圃的草木应该青葱萌动了,百花齐放,定是娇艳非凡,清香浮动,邀友,赏一朵花,撷一寸香,那花瓣里一定藏着萌动的春心,要不怎如此红,如此娇。在这个节气里,校园应似雨水柔曼的。
 

责编:左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