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同桌

2019-03-10 10:35:58来源:法学院作者:王向莹浏览:

  写下这个题目时,觉得这个话题古老又遥远。初上大学时,朋友圈里流传着这么一句话:大学里再也没有同桌。说来怀念又伤感,中学时代,虽未多么善待同桌,但回想起来交流最多、相处最久的还是同桌。到了大学,没有固定的教室和座位,自然也就没有了同桌,多了一份自由,心里也添了一份遗憾。但始料未及的是,临近毕业,由于考公考研的人数过多,学院的自习室不够用,采取了两人拼桌的方法解决,于是我们又重新拥有了同桌。

  我的同桌和我是老乡,性格相似,外表文静,属性逗比,两人一见如故,一拍即合,按照她说的:“上辈子准是造了什么孽,今世我俩才能相遇。”于是,从T恤到棉服的日子里,有了两个相互陪伴又互相拆台的身影。

  新学期一开始,本着“相互督促,共同进步”的原则,两人相约六点半准时在宿舍楼下汇合一起去吃早餐,执行的第一天她迟到,第二天我迟到,第三天她迟到,终于在第四天达成共识,放弃这一约定,还是各走各的为上策。中午一块吃饭这个目标倒是能实现,在吃的方面我俩的追求都不太高,加上时间宝贵,基本上都是在餐厅解决,周末偶尔到校外改善一下伙食,却不小心干倒了几家店,一开始是东门的重庆小面,吃了几次后,老板回老家了;后来盯上了步行街的麻辣烫,没过两周,麻辣烫店被拆迁了;又转换阵地在网上搜到一家自助烤肉店,兴高采烈去了后发现关着门,而且到现在也没开门;最后在一家糕点店老板娘的热情招待下,我俩于心不忍,决定慈悲为怀,放过这家店,以后老老实实吃学校食堂。真是纳闷我俩这是什么体质?

  在餐厅吃饭的时候,同桌遇到她的男神,她瘦下来好几斤想和男神炫耀,却口不对心的拐着弯想听男神的赞美:“你看我胖了吗?”没成想男神顺着她说“是胖了呢。”当时场面一度尴尬。出了餐厅,在门口碰到有位男同学发传单,我就顺手接过来了,但没想到那位同学特别有礼貌,九十度鞠躬说谢谢,吓得我也赶紧九十度弯腰回礼,这时她在旁边翻白眼:“你接个传单还和人拜上了。”她肯定是报复我刚才笑话她。

  同桌的三大爱好:治痘痘,看快本,逛淘宝。但在这看似不怎么远大的追求背后,藏着她热忱的“赤诚之心”,大约是在双十一左右,微博里掀起一股转发抽奖的热潮,她一脸清高,誓死不做网络乞丐。但没想到身边真的有同学抽中奖了,晚上再刷微博时,看到她转发了马爸爸清空购物车的抽奖微博并这样评价道:鲁迅说,梦是好的,否则钱是要紧的。双十一她抢了一件红色毛衣,说实话,那毛衣实在是让人难以恭维,但看到她满心欢喜的期待着我的评价,我于心不忍,就委婉的说:“好看有什么用,这大冷天的,暖和就行。”但她又是那种极其富有分享精神的人,见到熟人就亮出她的红毛衣询问好看吗,反正是我在旁边时听到的回答大都是“看起来挺厚实的”“质量不错的样子”之类尴尬而不失礼貌的评价。后来一天,她不屑的对我说:“同学们学习学的,审美层次都下降了。”

  临近考试,心理压力大,头发掉的厉害,听人说这种情况剪成短发会好一点。于是约上同桌陪我去剪头发。在理发的过程中,Tony老师一直在喋喋不休的向我推荐护发产品,我脸皮薄不知怎么开口拒绝,同桌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开口说:“我们的资金都套到股市里了,目前手头的流动资金周转紧张,等下次再来照顾你的生意吧。”她说完后,我和Tony 老师作目瞪口呆状。

  由于元旦假期后马上迎来教师资格证面试,我俩都报了名,时间紧张就都没有回家。假期自习室不开门,我们商量着在宿舍学习,并对天发誓:谁不学习谁是狗。她背试讲稿,我看课文。不一会儿,先是她小声说:“今天有点阴天,你去开下灯吧。”再是我悄悄问:“你有水吗?我有点渴。”最后,两人热火朝天的聊起来:“你面试穿什么衣服啊?”这时在宿舍楼上空传出“汪汪汪”的狗叫声。日子和风一起消失,在2018年的最后一天,街道两旁的商店挂起了小彩灯,学校餐厅也临时加了卖水饺的窗口。此情此景之下,我俩彻底放弃了学习的念头,看起了跨年晚会,节目的最后,主持人们深情的说着自己过去一年里最快乐的一件事,这时她转过头问我过去一年最快乐的一件事是什么?我脑子里闪过了很多事,说:“和你成为同桌。”

  阿甘说:“好朋友是不容易找到的。”幸运的是我找到了,大学里的同桌,难熬的日子里的朋友,我们一起鲜活又认真的踏上通向远方的路。


责编:王欣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