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只如初见

2018-12-20 16:35:23来源:青春在线作者:孙梦迪浏览: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我常常喜欢在黄昏伴着那落日的余晖,细细品味那一卷《饮水词》。词中之情让我禁不住会遐想那个白衣胜雪,才冠三梁的满清第一才子是怀着一种怎样的情思在一个怎样的黄昏写下这样的诗句。 纳兰容若那个情深意重,清雅绝伦的男子,他的生命犹如流星,短暂却耀眼,散发让人瞩目的光芒。

  “十八年来堕世间,吹花嚼蕊弄冰弦,多情情寄阿谁边”那时的他风华正茂,豪门贵胄,翩翩公子。那时的他以为自己可以实现自己满心壮志,可以与自己心上人相守一生。他道“夕阳谁唤下楼梯,一握香夷,回头忍笑阶前立,总无语,也依依”娇羞可爱的少女是他的表妹,他心中最初的依恋。青梅竹马,日夜相伴,本以为可以终生相伴,可表妹的入宫,彻底打破了他的幻想。曾经的幽期密语,山盟海誓,本以为的情之所系,万山无阻,却最终被阻隔于朱红的宫墙之外。只图留“月深灯浅, 云归何处寻。”的悲叹。

  或许纳兰曾以为自己不会再爱上任何一个人,他心灰意冷的接受了父母他安排的婚事。我曾无数次地设想,那时的纳兰是怎样的悲痛,或许他自己也想不到,这个女子会成为他一生的牵绊。卢氏以她的温柔温暖着纳兰的心,即使她知道纳兰的心中住着另一个女子 。当我读到“笑卷青衫鱼子缬,试扑流萤,惊起双栖蝶”时我觉的在点滴的生活中他被她的温情感动了。

  他喜欢她,希望与她执手白头,可这样的生活只过了三年,那年的冬季,卢氏难产而亡。那一刻,纳兰痛如捥心,当属于卢氏的温暖一点一点的消散,他唯有哭泣。“曲栏深处重相见,匀泪偎人颤。凄凉别后两应同,最是不胜清怨月明中”此后唯有梦中相见,泪水满颊,再话离别伤感。

  最初的我,就是被纳兰的痴情所感,一字一字,一句一句,拼织成对卢氏刻骨的思念。屋中对烛“心绪凄迷,红泪偷垂,满眼春风百事非,情知此后来无计,强说欢期,一别如斯”心绪难平。踱出屋外独立园中仰望明月,夜晚寒风乍起,却无人在为他添衣,面对明月只图有“辛苦最怜天上月,一夕如环,夕夕都成玦。”的喟叹罢了。当纳兰执笔写字,只怕还是会想起卢氏的身影“鸳鸯小字,犹记手生疏”。一幕一幕,一点一滴,触目所及皆是卢氏的身影。悲痛不断的叠加,想忘而又不能忘,他终是思念过度,寒疾复发,缠绵病榻。“尘生燕子空楼,抛残弦索床头”独倚床榻,满心萧索。望着亡妻的画像“银笺别梦当时句,密挽同心苣。为伊判作梦中人,长向画图清夜唤真真”他多希望爱人可以和真真一样从画中走出。那分执念,早已让我感动不已,多情而又痴情,心中始终装着那个属于他的人,永不忘怀。

  我在读纳兰的词,不仅被他的痴情所感,更被他的壮志与忠义所打动。他是丞相明珠之子,是康熙之弟。豪门贵胄,钟鸣鼎食。可他却从不以自己的身份为豪,他广泛交友,其中不乏汉人,比如他引为知己的梁汾“德也狂生耳!偶然间、淄尘京国,乌衣门第。有酒惟浇赵州土,谁会成生此意?不信道、遂成知己。青眼高歌俱未老,向尊前、拭尽英雄泪。君不见,月如水。共君此夜须沉醉。且由他、娥眉谣诼,古今同忌。身世悠悠何足问,冷笑置之已寻思起、从头翻悔。一日心期千劫在,后身缘恐结他生里。然诺重,君须记!”当我看到这,我被纳兰的不羁所震撼,原来一切不过是“冷笑置之”。他不在乎。他甘愿倾尽心力去帮助梁汾好友离开宁古塔,即使这一诺的期限是十年,可他成全了对知己的情谊。

  他是满洲的巴图鲁,是康熙皇帝身边的一品侍卫,他渴望战场上的横刀立马,征战天下。可他的身份去不允许他到那个危险的地方。他也曾到过战场,伴随康熙视察军旅。可多情的他又开始怀念远方的故乡“风一更,雪一更,忝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他的心中是矛盾的,可他的热血是清晰的。

  “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想来这是纳兰心中最真实的写照吧。他满腹心事,可谁又能真正知晓呢。“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期许落空了,知己好友一个个离去,他的愁思应该也更重了吧。慧极必伤,情深不寿。在他三十岁,在他亡妻忌辰当天,天帝召回了散落在人间的谪仙。不知是否是巧合,他们在同一天离开,想必是到另一个世界在继续他们的诺言了吧。纳兰离开时或许会有太多的不舍,不管是爱妻,知己,还是家人,如果停留在初见该有多好。没有以后的分别,只有相见的欢喜。

  想来在他的一生中,在最初的烟火迷离到最后的清净禅意,一部《饮水词》是他补好的局,让尘世万众拜服于他的脚下。“人生若只如初见”我猜之或许是纳兰最虔诚的期盼。

责编:谢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