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片永不消逝的油菜田

2018-12-20 20:58:24来源:青春在线作者:梁菲雨浏览:

  时光如白驹过隙,自我九岁时离开老家后,已整整九余年了。时至今日,早已习惯城市生活的我对于奶奶家老屋的记忆,并没有因时光流逝而变得模糊,反而在我脑海里日渐清晰。

  记忆中的村庄,一座座土坯老屋,虽然后来各家都建了新的楼房,但还是代替不了老屋在我心中的那温暖存在。还记得小时候在屋前墙上用粉笔画的画,还有院子里的地上跳过的房格子。门口的池塘里有浮动的一片片荷叶,三两只鸭子结伴在嬉水。走进一看,里面游动的小鱼,浮动的荇藻……我的足迹曾踏遍村庄每个角落,我和小伙伴的欢声笑语似乎仍在村庄周围回荡。

  村庄对面的,就是那片油菜田了。


  视线被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带入了一片金黄的世界,油菜花烂
漫盛开,金黄色染尽田野,形成金黄色的海洋。微风过处,泛起一片涟漪,就犹如一幅巨大而轻柔的金黄色锦缎在拂动。犹记得儿时父亲骑车带我回奶奶家,我静静地靠在爸爸的背上欣赏着沿途的金黄。那片金黄色是宁静的,与清风相契,与泥土相生。那片金黄同时又是活泼的,油菜花随风而摆头,欢笑着。父亲也会和我讲述他小时候在油菜田里度过的那些美好时光,在油菜地里追逐蜜蜂,给花浇水施肥,偶尔因偷摘油菜花被奶奶追着打……  

  我听他说着,望着那片油菜田,笑着……

  过了烈日高挂的中午头儿,睡醒了一觉后。“丫头,跟奶奶去田里吧?”我揉揉惺忪的睡眼,望望窗外温暖的阳光,起身奔向我期待已久的金黄世界。随手在门前摘了几根草在手里搓动,跟着奶奶向同村的长辈问好后,我又看到那片金黄色。午后的暖阳照着油菜花田,黄色的花瓣闪着金光。不知蝴蝶是不是也被这金光所吸引,在花田间幸福地飞着。奶一手拎着木桶,一手拿着镰刀和竹篮,我轻轻拉着奶奶的一角。我们,向着这片金黄色田野走去。

  走在微微湿的泥土地里,软绵绵的。脚下有一群“小东西”作伴,极开心的,时不时还忍不住多踩几下这软软的土地。到了自家的田地里,奶奶开始忙活起来。蝴蝶又飞来了,像是在召唤着我与它们一起去畅游花田。我放下我的狗尾巴草,追着蝴蝶跑着,奔跑在这片我喜欢的舒服的土地上。“儿童急走追黄蝶,飞入菜花无处寻。”蝴蝶时而飞到这朵花瓣上,时而又飞到那朵花蕊里。它很调皮的飞到了一朵比我还高的油菜花上面,我蹦跳起来想要抓住它。可一个不小心,我拽着花摔倒了。回过神儿来,那原本高挺的油菜花倒在我身上,它黄色的花朵轻轻触在我的鼻尖。我第一次这样近距离的看到这金黄的花朵,是极好看的,比花仙子里的花朵还要美。微微嗅一嗅,是有淡淡的香味的,是我喜欢的味道,清香不刺鼻,伴着它的金黄色沁入我心。可是,我看到了那被折断的花茎,还有些青汁流出来。它一定很疼吧。它奋力长到了那么高,我却折断了它,它一定很痛苦的。我轻轻的把它抱起,走到奶奶面前。奶奶望着哭鼻子的我,摸摸我的头。但我看到她转过头去的时候,小声地叹了口气。到后来我才明白,一株油菜花需要花费奶奶多少心血。奶奶等待收获每一株亲手种下的油菜花,有多么的虔诚。我只记得,我轻轻的把那株花轻轻的放在了奶奶的竹篮里。

 

 

  到了油菜花该收获的季节,四野无尽的油菜花更加灿烂地开放着。一片一片泛着金黄色的光泽,还有馥郁幽香的油菜花香,交织汇聚成了一幅清新绚丽的图画。那片田野也变得更加明亮,仿佛整个世界都被它照亮了。

   “再不去,就没花啦!”

  趁油菜花被收割前,叫上三俩个伙伴去田里捉迷藏,去探险是最开心的事情不过了。我们也把这当作对那片花田的告别。我们手拉着手,寻找我们的“探险地”。田间小路尽头的有一片树林。不像是电影中的树林般浓密阴森,也不像是油画里的树林飘渺幽意。许是旁边有一片油菜花田的缘故,这片树林是明亮的,宁静的。我们也不忍打破这片宁静,轻言轻语地进行着我们的探险。我们发现了有一些油菜花花瓣散落在树林里。寻迹而去,油菜花瓣愈来愈多了。“为什么地上有这么多的油菜花瓣呢?”我们怀着好奇的心情继续探险下去。这一地的油菜花瓣像是被风吹下来的又像是被人刻意地摘下洒在地上的。有些花瓣嵌入浮在土地上,有些花瓣嵌入泥土里,与泥土融在一起,相生相护。我们手拉着手,踩在微微湿润的泥土地上,寻找我们的目的地......走到路的尽头,我们看到有一簇油菜花开放在一角。与田地里的花儿们一样,它们也是生向阳光,沐浴春风雨露,旺盛的开着。仍记得,当时我们也似乎忘记了“探险”,坐在那簇花旁开始小孩子们的畅聊。我只记得那次我们聊了很久,好像还玩了过家家,我们沉浸在我们的世界,开心又自由。天快黑了我们被各自的家人带回家,只记得大人们来的时候,他们也对那簇花感到惊奇。也许,这是某个热爱油菜花的人特意将它种在树林之外的吧,将这份金色融入绿海,农田之外,金光亦闪。

  油菜花到了收割的时候,农田里是一片热闹。看着一闪闪黄光闪过而倒下的时候,内心不免有些不舍难过的。但奶奶说:“油菜花籽的意义在于它可以榨油,来年我们还会再种下新的。”收割后的油菜花就会平铺在大院儿里,田地里被晒干。油菜花接受阳光的照晒,它将水分一点点的归还天地般的变得坚脆。然后与奶奶一样的农人们就会用力地拍打它们,一个个的裂开,绽放般地开裂。而伴随开裂而迸发出来的就是黑色饱满的油菜籽了。黑油油的菜籽,像是一群初生的活泼的精灵,鲜活而灵动。随后它们被收装起来,送到榨油坊统一榨油。我还依稀记得,去陪奶奶打油的时候。是一个有长长脖子的,摇动手柄就会漏出鲜榨的菜籽油。菜籽油的味道与花生油、玉米油的是不一样的。少了些油味的浓郁,倒是多了份淡淡清香。南方人普遍是吃不惯花生油的,就到现在爸爸妈妈还会让老家亲戚寄些菜籽油过来,因为那份味道是什么都代替不了的。而于我,那也是一份难以忘怀的味道。那味道里,有我曾不小心伤害的那株油菜花;有我与小伙伴们的欢乐时光;有像奶奶一样的农人们的辛苦;有我永远在我心中的那片金黄色。

  多年后,再次回到那片我喜爱的泥土地。我还是和以前一样,与奶奶走到那片地前。还是奶奶牵着我,我拿着株草。只是,奶奶没有拿着篮子,也没有换上干活的鞋子。

   “现在没地方干活儿了,还真是不习惯呢。”奶奶边说,边手指着那片土地,那片她层挥洒汗水的田地。

  虽然那片田地已经被楼屋所占据,那里的泥土也不似从前那般湿润柔软。可我们好像仍然能看见那片金色。虽然那片土地没有油菜花的生长,可我仍旧闻到了空气中氤氲的油菜花沁香味。那金黄的油菜花与那携着土壤气息的油菜花香,就好像是我美好的童年的梦影。我看到了那曾带着我畅游花海的蝴蝶,我看到了树林里的那簇花,我看到了在地里辛勤劳动的人们,我还看到了那些花在晒太阳,在微笑......

  那片油菜田没有消失。
 
  绝没有消失。

  这不是什么自我安慰的话,这是属于我们那些曾在那片土地上有过美好记忆的人们的一种信仰。这是在这片土地上生活过,在这片菜田里劳作过的人们的记忆。是一种乡土的情怀。

  即使如今汽车如何快速的飞驰,也抵不过爸爸的摩托车;楼房如何高大美观,也抵不过菜花摆动,阳光微照的美好;人们穿着如何时尚靓丽,也抵不过地里劳作人们的真实美丽。

  我很庆幸,我在儿时曾脚踏过那片柔软湿润的土地,曾在那片金黄色的海洋里畅游,曾与那里的小生物作伴......而这份美好,照片不能承载,语言不能描绘,只能放在心里好好回味了……

  那片油菜田,永远不会消逝。

  记忆里的那株株金黄,永远地开在我内心深处。

  心中那片金黄色,永远不会褪去。

责编:谢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