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21 14:21:00来源:机械工程学院作者:金忠奇浏览:

  记录一下吧,我这样告诉自己。其实本不想写的,我佯装很悠闲的样子,表现出无所谓的状态,假装看不见那些身边的是是非非,装作过得很愜意,装得铜墙铁壁,装得满脸惨态直到装不下去,自己告诉自己, 其实我过的很轻松,活的很累。

 

  很多人的生活是麻木的,包括我。明明累得无法抬起腿来再走下一步,然而一忙起来就又浑然不知;明明知道一辈子可能就这样了,难得和许久不见的朋友说几句话却能从脑子里抠出两个字“还行",那时候的“还行”总会觉得真还行。麻木到不觉得饿不觉得饱,看着时间做着这个时间段内该做的事情,安慰自己很充实。活着真的如此?
 

 

  妹妹失恋了,没有哭诉,没有过分的表达自己的情绪,只是淡淡的说不合适,似乎是一个解释。对啊,有了结果,得有个解释不是吗?我能体会她的悲伤,哪怕一个决定在一起的人不是精挑细选过的,可悲的是我不能够说些什么。人越长大会越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刺不破,凿不烂,缺氧了也不会发现。朋友和处了七年的对象分手了,空间里、朋友圈找不到一丝悲伤的痕迹,甚至不去问根本不知道他分手的事情。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人们都很善于隐藏自己了,在角落里哭,在人群中开怀大笑,捂着肚子咧着嘴挤出三两滴眼泪。

 

  真的不记得了吗?就像高速列车上我们永远看不清离我们最近的风景那样,我们似乎丢掉了些什么,不是不记得而是不愿回忆。其实,真的很难,我们曾经拥有很多,如今却也错过很多,带着遗憾前进,跌跌撞撞,等到站直身体不再畏怯的时候才发现站直身体的你们离我实在太远。
 

  有时候想起以前的朋友,嘴角依然能扬起,虽然被失落感充斥,也不能否认那时的我们真的很要好,就如所有的一厢情愿都是美好的那样。
 

  一个人的难过永远都是装不出来的,因为他总想一瞬间把心里的东西倾泻出来。可人长大了,总要面子和理智,有了不知道吐在哪里的尴尬和无奈,只能一口一口的咽下去,再继续把面具戴上。伪装多了,会分不清楚哪一个才是真实的自己,也会越来越讨厌裹着我们的躯壳,用力的敲碎一角,可笑的是居然流出了鲜血。


  说到最后,只有满纸的无奈,当看到有人用“上世纪九十年代“来描述我们90后的时候,突然觉得,好多事情真的要过去了,真的回不来了,比如青春,比如轻狂,比如某些不愿意提及的事。

责编:谢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