味道

2018-11-21 11:05:08来源:青春在线作者:邢晓雨浏览:

  奶奶做的一手好菜,但最让我们一家人引以为豪的,却是连菜也算不上的糖桂花。
 
  奶奶年轻时生活在最南方,遇到念师范的爷爷,才毅然随他来到的这座城市定居。她常给我描述自己儿时与玩伴打桂花的趣事,记忆中在家乡桂花并不罕见,香气萦绕了她的整个青春,而来到这里,桂花虽也生长,但只能在院中种那么一棵,称不上高大繁盛的小桂树。 但让她感到快乐的是,她总能用这棵小桂树开出的花琢磨出一些吃食,让我们跟随着她尝到些许家乡的味道。
 
  每年中秋,是桂花开得最好的时候,此时花期刚过,随即迎来的盛花初期是最佳的采花时期。这时的桂花颜色转深,香味也十分浓烈。身边的人打桂花都是直接在地上铺一张塑料布,使劲摇晃树枝,桂花就如雪般铺满布子。但奶奶却不让我们这样做,她按照自己老家的方法,先将桂花树用棍棒轻轻敲打,把树上的杂质(枝叶、昆虫等)去除,然后在树下铺上台布,用手采集桂花。一采便是一下午,那也是我与奶奶难得的相处时光。她的身影穿梭在拾花弄草的忙碌里,我常常就睡在一旁的石桌上,梦里香香甜甜的花香常来作伴。
 
  柳永都面对着桂花感叹过“三秋桂子,十里荷花”,如此诱人的桂花,为何不学东坡把它“着酥煎”?
 
  糖桂花的诞生大概是最简单的厨艺吧,奶奶却要为此忙碌半天。
 
  要先将摘下的桂花过筛,选出花瓣完整、色泽金黄的花朵,这样能让做出来的成品不发苦味。做这第一步时奶奶会回房戴上老花镜,和我一起搬个小马扎坐在院子里,把颜色不好看的花瓣挑出来。接着奶奶的手指抓紧筛子的沿,手腕使力,用劲抖几下后花中的小颗粒就都洒落到地上。剩下的桂花要被淘洗干净,放到太阳底下晒干。这只是准备工作。
 
  将桂花放盐和白糖腌制半个小时,我把着厨房的门框,看炉子前奶奶用勺子在碗底铺平一层桂花,抹上一层白糖,再铺上一层桂花……就这样一层桂花一层糖,直到铺满。她端住碗沿,放到蒸锅里,等到纯稠酽厚的花香像流体一样漫过整个屋子,再穿过氤氲的蒸汽解开锅盖,用指尖端出那发烫的碗。
 
  晒干了的桂花除了加糖做成吃食,奶奶还会把它们塞到枕头里,那些香气,萦绕了我童年的无数美梦。
 
  随即而来的中秋节上,远远赶来的一家人的团圆饭里少不了的,就是一道道放了糖桂花的美味佳肴。

  奶奶做的菜中,总是有着一股子水乡的温柔与软糯。她买来藕,切成一段段,在藕眼里塞上糯米,用冰糖在锅里不关盖儿慢慢的煮上个把儿小时,撒上糖桂花。装盘上桌,这总是第一个被消灭的菜。莲藕清爽,糯米绵软,桂花香甜,仿佛站在江南的古巷中,遥望着碧水青山飞檐画栋。
 
  还有一道小食,因为我特别喜欢,所以奶奶常做给我吃,那就是桂花汤圆。做起来实在是麻烦,老人家却不听我的劝阻,只要我一来,第二天的早饭必定是一碗热气腾腾的桂花汤圆。我知道奶奶为了满足我的口腹之欲,要早起忙活好长时间,所以每次都骗她第二天要晚起,好让她多睡一会儿。
 
  小时候夏天燥热难耐,而奶奶家却迟迟不装空调,我便总是扯着爷爷到小卖部去给我批发冰糕。爷爷向来惯着我,架不住我的请求,一次就提回来一大袋子。奶奶却对他横眉竖眼,反对我吃外边花花绿绿的冰棒。在那一袋子冰糕吃完后,竟然自己琢磨出了一种自制冰棒。当她把牛奶中夹杂着桂花的冰棒举到我面前,听到我大声的说好吃,笑得特别开心。这也是我对夏天的最甜蜜的期待。
 
  现在年复一年,时间的辙痕早已改变了奶奶的模样,我心酸之余又努力地想忽视这些变化。只是“老去二字是一阵带着大海微凉的咸涩的风,14年春晚一家人再度相聚,当电视里徐徐歌声荡漾:
 
  “柴米油盐大半辈子,转身就只剩下满脸的皱纹了……”
 
  突然就有了泪意,我意识到奶奶的糖桂花,以及她充满爱意做出来的桂花小菜,自己可能没有几次机会吃到了。那奶奶独属的味道,如果以后真的无法吃到,会不会渐渐地就被我遗忘在分针秒针里了?奶奶当时一定察觉到了我的心情,她轻轻握住我的手,那是飘着桂花的慰藉。
 
  现在回味那时的心情,也许是年纪长了几岁,已经有了另一番心情。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桂花之味,妥帖的安放在我的成长里,我也可跟着奶奶学上那么些皮毛,也算是与那味道沾沾边。
 
  奶奶的味道是山的味道,是水的味道,是风的味道,云的味道,也是时间的味道,爱的味道。我与奶奶,千山万里,相隔的是距离,不变的是一抹桂花味道。那味道里的心意,不在仓颉的文字里,不在故宫博物院的橱窗里,不在荡舟人撩起的水波里,而在一瓶花费时间做成的糖桂花的袅袅香气中。其实味道,不止在食物中。

责编:谢丽